琥珀文化与雕刻

2019-06-06

浅谈琥珀雕刻的工艺和心得

                       文/干志锋

摘要:琥珀这一“古代化石”,从出现之初便承载者见证历史和自然变迁的重要作用。琥珀雕刻的出现,成为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寻常百姓的装饰配件、摆饰,不仅具有极强的装饰美感,同时也丰富着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在欧洲也风靡一时。本文简要的概述了琥珀的雕刻技法和步骤,旨在让大家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一极具魅力的雕刻艺术,同时就笔者多年的雕刻经验表达一些自己的心得体会。

 

关键词:琥珀历史;雕刻技艺;雕刻心得

一、“古代化石”——琥珀

琥珀是一种天然形成的树脂化石,属于非晶质宝石。琥珀不会形成晶形,其原矿呈块状。琥珀的形成需要千万年的时间,自古以来便有“千年茯苓,万年琥珀”之说,由此可见,琥珀的形成过程十分漫长并且珍贵。琥珀的形成是起源于松树的树皮破口处流出的一种有机胶状体,叫做松脂,松脂经过长期的地壳变动而深埋于地下,并逐步凝结成天然化石,有些琥珀甚至会裹含昆虫如蜘蛛、蚂蚁、蚊虫及种子、炭化的树叶等,琥珀也可以说是地球发展的见证者和自然变迁的记录者。而琥珀雕刻则起源于新石器时代,琥珀雕刻属于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我国琥珀工艺品的历史非常悠久,琥珀雕刻和古代玉器的发展形影相随,也是属于雕刻技艺的一种。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中就出土了琥珀雕刻的装饰物,琥珀雕刻历经商周秦汉,成为了达官贵族身份的象征,作为佩带的装饰品使用。

史上关于琥珀的记载,最早见于汉代典籍中,西汉初年陆贾的《新语.道基》写到:“琥珀、珊瑚、翠羽、珠玉,山生水藏,择地而居。”东晋常璩撰写的《华阳国志.南中志》记载:“永昌郡地出光珠、琥珀、翡翠、水精、琉璃。”《后汉书西南夷列传》也提到:“哀牢出水精、光珠、琥珀、琉璃、翡翠。”而西晋时期,张华在《博物志》里对琥珀的形成有着较为贴切事实的描述:“松柏脂入地,千年化为茯苓,茯苓化为琥珀。”唐代田园派诗人韦应物的《咏琥珀》一诗:“曾为老茯神,本是寒松液。蚊蚋落其中,千年犹可觌。”到了晚清时期琥珀雕刻发展达到巅峰,上至宫廷与富贵人家喜欢于家中陈设琥珀雕像用作装饰,比如观音像、钟馗像、八仙像及寿星像等,以此彰显出主人家的富贵;下至民间百姓家中也流传一些带雕工的琥珀饰品,如观音佛像、生肖、花鸟等有吉祥寓意的配饰,人们将它视为神圣之物,相互赠送,表达感情,如送长辈可福寿安康,送新人可喜气盈门,送新生儿以健壮吉祥等。琥珀不仅是佛教七宝之一,还是清代官员帽上的顶珠,由此可见琥珀价值一斑。

在欧洲,琥珀则被认为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常常被用来装点皇宫和议院。人们认为它古老、有魅力,能辟邪保平安。早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人们就认为琥珀具有魔力和药用价值;到了16~18世纪,琥珀在欧洲已成为一种时尚,风靡一时,深受各阶层的喜爱。譬如号称“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圣彼得堡的琥珀厅是用400万年前的上好琥珀,并历时10年建成的。

可以说,琥珀是一种凝结了人类智慧的雕刻艺术,使得原本神秘、优雅的“古代化石”具有了生命力和变现力随着带雕工的琥珀紧密地融进了人们的生活,人们开始对琥珀雕刻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琥珀对人类文化的传承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二、琥珀的雕刻工艺

众所周知,琥珀琥珀比重较轻,硬度也很低,有些仅接近两度。也就是说琥珀雕刻非常艰难,下刀的同时也要避免碰撞,否则容易崩裂或内部产生裂痕,并且雕工复杂的成品也不易保养,所以精雕琥珀的藏品很少的,这也造就了琥珀的收藏价值极高。

琥珀的雕刻工艺主要分为以下步骤:首先会挑选一块上好的琥珀原石,准备雕刻。再随琥珀原矿之形状将皮边切掉,之后来决定琥珀制品的创意。然后用铅笔在原石上画出想要雕刻出来的图案。将原石切成所需制作的工艺品大小之后再进行打磨,根据冲胚后的形状,相石构思,就材取料,依形就势进行创作选题。接着是打胚,将所需琥珀制品的形状用工具雕刻出来。雕刻的过程,最重要的就是要注意安全,防止伤手,一气呵成不能停顿,不然会影响美观可以将文字,图案雕刻在表面,凹凸不平构成和谐的画面。雕刻也分阴阳雕,比如阴雕从外往内刻,仿佛像是把图案包裹住一样,栩栩如生。所以阴雕的要求比较多,一定是要无杂质的完美的琥珀。大致完成雕刻后,再进一步进行细雕,使得琥珀的纹路清晰,惟妙惟肖,最后是抛光雕刻完毕用水清洗完成,在水中检查有没有失误的地方保证雕刻的完美。如果想做一个吊坠就用电钻打孔,穿绳。

琥珀因其明亮的金黄色而深受人们喜爱,在我国,琥珀的分类和品种很多,但从上品或名品琥珀来看,主要有以下3种类别:第一种是血珀,如其名,色红如血,晶莹剔透;第二种是黄珀,色淡黄,也是透明的;第三种是虫珀,含有动物、植物遗体。虽然都是琥珀的一种但却各具韵味,别有不同。最名贵的琥珀是透明度非常高的 “金珀”,这种琥珀大多如黄金一般诱人,散发金色光芒;纯净透明的明珀,则让人心绪宁静、清爽舒畅;热情奔放的血珀,温暖怡人;内敛且幽深的蜡珀,充满蜡质光泽。

三、琥珀雕刻感悟

“苔纹堪代藻,云叶即成莲。琥珀藏蚊影,佳名共此传。”云叶成莲,琥珀蚊影,琥珀总是给人以无尽的想象空间,让人感受到沉淀千万年的对“生命”真谛的解读和对自然的感悟。每次在雕刻的过程之中,我总是好像不经意的回到了几万年,几百万年甚至几千万年前的那个光景,那个时候。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地壳也在发生着巨大的改变,沧海桑田,当海水冲刷着森林的时候,松脂球被淹没在海沙下面,或许在它凝聚的那一刻,还裹杂着其他的生命。经过了千万年时间的积淀,慢慢的变成了一块古老的化石,形成了琥珀,虽然无言,但却有声。琥珀雕刻这一神圣的雕刻工艺,与其说是在雕刻着生命,不如说是在感受着生命。正是由于琥珀这一自然的属性,让笔者从接触之始便成了终身所爱。

在进行琥珀雕刻创作的过程之中,首先要回归到自然,尊重生命本身,善于去发现琥珀的自然美,和琥珀对话。可以利用琥珀的原型和缺陷,用自然的鬼斧神工和雕刻的巧夺天工将艺术结合并浓缩到一个小小的琥珀作品之中,生动诠释出“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意境。因为对于笔者而言,琥珀是有生命的古老化石,而雕刻的意义便是在于发觉它的生命力所在。其次在琥珀的雕刻过程中要保持精神的高度集中,这也是由于琥珀自身属性决定的,同时持刀的力度也要随着琥珀硬度的变化而不断地变化,以料定稿,以稿寄情,用心的读懂每一块琥珀原料的自然内涵,对琥珀的原材料的细心拿捏和精雕细琢,立在保证琥珀作品的完美呈现。在似有似无的心语中,以细腻流畅的线条、虚实结合的写意刀法打造一件件琥珀精品。沉睡千万年的琥珀在雕琢下被赋予了新的“生命”。最后,笔者也希望能够将琥珀雕刻工艺很好的传承与发展下去,随着技术工艺革新,机器生产代替手工制作,从事琥珀雕刻的人越来越少,人心也越来越浮躁,但是当你一旦真正的接触到了琥珀雕刻,你便会深深的爱上它,因为这是和生命的对话,和自然的对话。

 

四、结语

随着时代变迁,人类对琥珀的喜爱丝毫未减,琥珀除了作为美丽的饰品外,在我国古代琥珀也被认为是止血疗伤的上品良药,稀有的中药良材,具有药用价值;同时也是皇家御用的进贡珍宝,还是礼佛用的佛教七宝之一,具有审美和使用价值;到了现代化,由于本身的特殊光彩,加上原料珍贵稀少,取得不易,琥珀的价值也是一路水涨船高,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而其中的虫珀,更是昆虫分类及演化研究上最珍贵的资源。琥珀不仅是大自然万年的恩惠,也承载着人类数千年的历史与文化,在琳琅满目的宝石矿物里,琥珀的特殊光华令它独树一帜,耀眼夺目。

[返回]

版权所有:干志锋雕刻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