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志锋:浅议琥珀雕刻艺术

2018-01-27

干志锋:浅议琥珀雕刻艺术原创的东西是我所一直追求的

 我国的琥珀雕刻有悠久的历史。考古发现证明,我国目前知道的最早的琥珀雕刻品是四川广汉三星堆1号祭祀坑中一枚心形的琥珀吊坠《琥珀蝉》。
在辽代非常崇尚琥珀,古代的琥珀普遍采用浮雕、少数圆雕,刀法比较粗犷。立体雕刻件多数是单面雕刻,背面仅作打磨抛光。
原料本身的凹凸不平也被保留,可能由于当时工艺和工具的限制仅仅对琥珀原料做了简单的加工,未做进一步的成型处理。
作品题材也相对单一,多以动物件和花卉图案为主。

        然而随着现代工艺水平的不断提升,加之一代代雕刻艺人的努力创新与传承,才能为现代人们奉上一件件美轮美奂的传世精品。
其实一件精美琥珀作品的创作难度是非常大的。首先,由于琥珀自身材质的特性—硬度低、易脆裂、天然有杂质或汽包,
这就对雕刻艺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创作过程中必须依靠自己的灵感和经验、以料定稿、用心读懂每一块琥珀原料的内涵,
才能对琥珀材料准确拿捏,进而因材施技,刻画出与众不同的艺术作品。

        其次,琥珀因种类不同,其用刀力度要求也不尽相同。比如,缅甸琥珀硬度相对波罗的海琥珀略高,雕刻更能出细工,下刀也就更细腻;
海珀就没有缅甸琥珀那么好的表现效果。所以缅珀雕刻出来的线条需更有力度,阴阳线才会更加清晰。

最后,根据琥珀的不同颜色、特点,可将其划分为金珀、血珀、虫珀、香珀、密腊和红松脂等,面对不同色泽的原石、雕刻艺人,还要依据材料生命的本质,
把它深邃的内涵通过现代技法将其挖掘、召唤出来,并把这种特性的美发扬光大,更好地凸显出琥珀的历史意识、文化意识和审美意识。
所以,在琥珀雕刻的过程中,必须根据它的天然颜色和自然形态“按料取材”、“因材施艺”,否则就会弄巧成拙。

欣赏琥珀就像欣赏音乐一样,原创的东西是我所一直追求的,自己不太喜欢“批量生产“,因为艺术品是无法进行复制的,僵化、雷同,路都不会走得太长。
现在有很多机器工简单雕刻泛滥市场,是因为机器工的存在满足了更多的普通爱好者的需求。

机器雕刻,很是呆板,模式化的东西太多,在选材上有很大局限。再精细的机器工也是无神韵的,线条往往呆板、僵硬。在雕刻的过程中,
我一般不会计较太多琥珀的原料的消耗,为了达到完美的艺术效果,是不能为原料损耗所左右的。雕刻的过程,同时也是自我不断提升的过程。
每次回头看自己之前的作品,我都有不满意的感觉,总觉得需要提升的地方太多,这件作品还可以更完美些。
近来,我也在创作一些小尺寸的东西,其实是在寻求自我的一点突破。雕刻艺人无时无刻不需要提升自我,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艺无止境,
只有不断的突破自我,更好的让自我与原石有深层次的交流,才能更好的通过自己的技艺,将其自身的内涵完美的呈现给大家。
每件原石可选取的题材是多面性的,然而我在创作的时候,甚爱琢磨,喜欢将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合二为一的融入进去,然后采用独特的手法将其表现出来,
成为其他人无法复制的艺术品。取其西方时尚的设计元素,又不乏中华民族传统的影子,既有文化和历史的价值,也有着时代与现实的意义。
创作的过程对我来说就是享受的过程。每一次的创作,又何尝不是一场自我破茧的过程。这些琥珀艺术品所带给我的:
除了无尽的美丽、赏玩的诗意外,更多的是思想的自由和灵魂的救赎。 每次创作就像是与原石的一次对话,它可以让自己的心境更加恬静平和,
带给你意外的惊喜和不期而遇的好运气。似乎每一件作品都在静静地等着雕刻艺人去诠释它生命的意义,从而进行着永恒的诉说。

[返回]

版权所有:干志锋雕刻艺术